博文小說網 > 絕世萌寶:天才娘親帥炸了 > 第3168章 矯揉造作小東西

青年劍客們面面相覷詫然地望著楚月轉過身的背影。
而當他們以為掉入新一個狼窩時,他們,重獲了自由。
從這一刻開始,方才知曉,云烈和李太玄不是一路人。
一股欽佩敬重之情油然而起。
再看向那道身影,腦子里浮現云烈之名,滿懷著由衷的敬畏。
一盞盞提魂燈飄向了他們。
青年劍客找到了各自的命脈。
楚月則動作溫柔把血劍擦拭了干凈,方才收回到神農空間。
小狐貍被放在了寶座之上,界面壓制的桎梏之力卷土重來,讓他虛弱了幾分,用軒轅修和龍驁的話來說,仿若是坐月子呢。
楚月則蹲下身子,在詛咒之海洗了洗手。
一雙墨黑的手套,都是李太玄的鮮血。
臟污的痕跡,洗了好幾遍才干凈。
“主子……嗚。”
小黑滿腹委屈,就算看不清眉目,似乎都能從聲音之中感受到他的淚眼汪汪。
他可是咒神誒。
哪有人拿他洗手的。
新認的主子真討厭。
“老先生。”
先前說話的名曰趙追岳,他看著楚月的身影,又問:“老先生就不怕我們把詛咒之氣的事說出去?運用詛咒,此乃諸神不敬,縱觀洪荒三界,尤其是執法隊那邊,乃是重罪大罪。晚輩看得出來,老先生是聰明人,也不是心慈手軟的人,以李太玄之手把我們誅滅,這才是上上之策,不是嗎?”
小黑相當生氣。
這廝豈不是在當他的面說他壞話。
焉能忍?
翻涌的黑色大海,宛若吃人的巨獸張開血盆大嘴怒吼間狂風搖擺宛若刀子刮在劍客們的身上生疼,足以見得小黑是何等的憤怒。
趙追岳任由狂風疾馳如車轱轆碾壓己身。
一雙眼睛宛若寶劍锃亮,定定地注視著楚月的身影。】
楚月不急不緩地洗著雙手,洗干凈了最后一點臟污血痕,用氣力蒸干,方才起身,于詛咒之海無盡的幽暗之中回頭看來,斗篷飛揚起的那一刻,她緩聲說:
“見死不救的罪業,遠超詛咒。”
“詛咒二字,驚悚發憷,是世人所賦予。”
“詛咒如劍,在什么人身上,施展出怎樣的劍法。”
“他在李太玄的手里,是害人的東西,在我的手中,那就是救之物。”
“這位劍客,你以為,若非詛咒之氣遏制了李太玄的實力,大羅神仙來了恐怕都救不下你們的提魂燈。而你們,得了他的好處,還要斥責他,又算是哪門子好人,哪門子的劍客。滿嘴仁義道德,卻不做人事,不說人話,對得起這烈陽之下的劍道意志嗎?!”
小黑感動到一塌糊涂,搖擺腰身扭捏造作,眼巴巴地看著楚月,還頻頻點頭贊同楚月的話,近乎要奉若為金科玉律此生銘記,既有高山流水覓知音的快樂,還有千里馬遇伯樂的期許感激,這一刻,黑不溜秋奇丑無比的小東西想把命給她。
趙追岳等被說得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窘迫到恨不得挖個地縫鉆進去永世都不要出來才好。
“提魂燈之事,在萬劍山興許是秘密,李太玄宰殺劍百鳴,暴露了此事的真相,就算你們活著,萬劍山也會趕盡殺絕。言之已盡,前路且珍惜。”
楚月冷嗤了一聲,正打斷離開詛咒空間,就看見小黑巴巴地看著她,幾分羞赧不自在,而后黑色海水匯聚的手爪子朝楚月伸出,眼睛還刻意看向別處。
楚月見狀,低聲一笑,旋即牽著小黑的手,一面沿著海面走,一面說:“日后跟著我,不能胡亂運用詛咒,須得向上看,若能日行一善,當是再好不過了。”
“嗯嗯嗯!”小黑點頭如搗蒜,側首看向楚月時,眼睛里綻放著異彩,只覺得楚月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引人貼近的光華,光是看上一眼都覺得心花怒放,喜上眉梢。
“只可詛咒壞人,且壞人做事視情況而定,旁人偷雞摸狗便不能擔上斷頭之罪,須得有個界限和分寸,你要把握好,知道嗎?”
“知道啦。”小黑點頭飛快,乖得像一條狗。
若非那一身血煞幽暗到駭然的氣息,實難想象這是詛咒該有的舉止,實在是叫人大跌眼鏡,有些劍客更是驚得下巴掉地。
“這……真是詛咒嗎?”劍客自言自語低聲喃喃著。
說是家養的狗,都不覺得有什么不對。
神農空間正在抵抗界面壓制的小狐貍,聽見楚月循循善誘的耐心教導,宛若紫寶石般的眼眸,泛起了一絲漣漪,宛若柔潤的霜華素微光,斑駁在穹頂的紫色海洋迤邐久遠。
“我知道了。”
趙追岳深吸了口氣,一鼓作氣,直接對著楚月的背影跪了下來。
“老先生,晚輩趙追岳,愿追隨老先生行真正的劍道之路,還望老先生不計前嫌,愿收留我這等不算干凈的人。若是可以,晚輩愿用余生為天誅地滅陣來懺悔,請老先生收留!”趙追岳高聲道。
劍客們齊齊地跪下。
楚月眉梢一挑,回頭看來,“若有朝一日,對上萬劍山呢?”
“愿行真劍道,此生無悔之!”趙追岳鏗鏘道。
其余劍客匍匐在地。
“只一句話,我的身邊,不留孬種。”
楚月冷聲喝:“貪生怕死者,雞鳴狗盜者,罔顧律法不敬生命之流,若在我的手中犯事,我便會親自解決掉你們,我若出手,爾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便不如今日這般輕松了。”
趙追岳深吸了口氣,交出了自己的提魂燈,高聲道:
“若有鬼迷心竅之時,任由老先生處置,為表誠意,提魂燈愿交給老先生。”
楚月看了眼小黑,小黑屁顛屁顛去收了一盞又一盞的提魂燈。
起初還有些燙手,后面方才適應。
他倒是跟逗貓遛狗追蝴蝶般自在,頗有童趣。
趙追岳等人也是驚奇的發現,把詛咒之氣當成山野蠢狗來對待,頗有一番可愛趣意,不再是讓人恐怖的存在。
……
詛咒之氣的外頭,一雙雙眼睛都在緊盯著羅盤空間的方向。
修行者們都在猜測誰才能活著出來。中信小說
知曉內情的羅鶴、許予、陳王后等無比揪心。
只見一道真身如劍掠過,穿過長空,有修行者驚呼:“天惹,這是誰的真身被打出來了,是玄公還是隱老?”
羅鶴“噗嗤”一聲笑出了聲,紅了眼梢。
顧小柔瞪目過去,“老先生待你這般好,你竟然如此無禮,實屬不該。”
羅鶴卻是越笑越肆然。
要知道。
他那師妹半步真元境,可是沒有真身的。
這落荒而去逃之夭夭的顯然是那李太玄啊!